皇港棋牌

                                                        来源:皇港棋牌
                                                        发稿时间:2020-06-01 00:07:14

                                                        连日来,英国、西班牙等欧洲国家也出现示威集会,抗议非裔在美国遭遇不公对待。一些欧洲媒体和学者也对美国黑人地位问题做出深度分析。德国埃尔福特大学北美史专家马楚卡特在接受瑞士一家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尽管美国有所谓的黑人中产阶级,但黑人在美国的社会体系中仍处于劣势,能享受的社会资源也很少,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黑人死亡率远高于其人口比例也证明了这一点。英国《卫报》认为,“纵观美国历史,非裔美国人几乎总是最有可能受到各种危机的负面冲击,如今被抛弃的美国黑人正为各州取消防疫封城令付出代价”,以黑人为主的美国各县已占到全美所有确诊新冠肺炎病例的一半以上,以及所有死亡病例的近60%。

                                                        据美联社报道,美国39岁的风险投资家卡诺(Rosa Jimenez Cano)这两天在佛罗里达州参加了一场示威活动后,感到后悔了。报道称,卡诺在事后才意识到,参抗议活动是有风险的,不仅是因为通常的原因,而且“这可能是新冠肺炎疫情的一个火药桶”。

                                                        “在过去的8到10周里,我们一直非常努力地避免举行任何大规模集会,”鲍泽称,“在我们国家,我们必须警惕(疫情)反弹。”

                                                        《环球时报》记者去年曾到美国孟菲斯参观“国家民权博物馆”,也就是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遇刺的汽车旅馆旧址。看过展览,记者的感受是,尽管在美国已生活20多年,但实际上对美国黑人数百年的磨难和抗争史还是知之甚少。一所美国高校非裔研究系的主任对此并不感到惊讶,他告诉记者,现在很多美国人对黑人的历史了解也很有限。甚至在美国高等学术教育界,黑人也集体失声。他表示,教育是美国黑人感到最不公平的地方。1994年,美国一本引发争议的畅销书《钟形曲线》写道,非裔的平均智商低于其他人种,拖累了社会素质。事实真的如此吗?

                                                        奥巴马成为美国首位黑人总统后,很少有人会说美国黑人的社会地位已彻底改变,相反,很多人会提及“奥巴马从小跟着白人母亲,在白人社群长大,本身是离黑人社群很远的混血黑人”。记者在美国认识几个混血黑人,他们通常对白人或亚裔父母一方更认同,认为这一方对他们的生活更有影响。有个黑人混血男孩的妈妈是泰国人,记者看他在社交媒体上发的都是和母亲家族的人合影,没有一张与黑人父亲的合照。

                                                        华盛顿特区市长缪里尔·鲍泽31日也称,她非常担心美国首都和其他地方的抗议活动可能会为新一轮疫情爆发“提供肥沃的土壤”。鲍泽说,虽然一些抗议者戴了口罩,但没有人保持社交距离。

                                                        对于鲍泽的担心,美联社称,即使抗议者戴着口罩也无法保证一定能避免病毒传染。报道称,美国疾控中心曾表示,布口罩可以防止病毒感染者传播病毒,但口罩并不是为了保护佩戴者免受感染而设计的。报道还称,有卫生专家担心,一些潜在的病毒携带者可能会在不知不觉中把病毒传染给其他参加抗议活动的示威者——在抗议活动中人挨着人,许多人都不戴口罩,还有人高喊口号、唱歌或大喊大叫。卫生专家表示,当人们咳嗽、打喷嚏、大声唱歌或说话时,病毒都有可能通过空气中的飞沫进行传播。

                                                        美联社31日报道称,包括美国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市长缪里尔·鲍泽、马里兰州州长拉里·霍根及美国风险投资家卡诺在内,多人都开始对抗议活动可能引起新一轮疫情高峰表示担心。

                                                        明尼阿波利斯市长雅各布·弗雷5月28日在回应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大规模骚乱时曾叹息,“美国黑人的悲愤已酝酿了400年”。他所指的400年历史是:1619年8月第一批、约20名黑人奴隶被英国“白狮”号船贩卖到康福特角。2019年,美国一些媒体发起活动纪念400年前人类的这一悲剧,并议论说:“不要忘记,美国今天繁荣的背后,曾被边缘化的黑奴付出了怎样的牺牲和代价。”《大西洋》月刊专职作家亚当·苏尔这样写道:“从奴隶制到医疗实验,从歧视性租售房屋到掠夺性贷款丑闻,美国黑人的历史向来与辛苦劳作相伴,而一个排挤他们的美国社会却一直从中受益。美国社会贫富悬殊,近半数美国黑人家庭的年收入低于4万美元。”

                                                        长期积累的各种社会问题,黑人被贴上“家庭观念差、不重视教育、懒惰、高犯罪率”等标签。一些美国黑人也习惯将自身处境不佳的责任推给其他人,而很少反思,或没有意愿去做出改变。在美国,黑人家庭单亲率是70%。记者曾走进一家黑人社区的图书馆,原本供读者查阅资料和打印文件的机房变成了孩子们的网络游戏室。记者有几个当老师的美国朋友,提到难管理的黑人学生都显得很无奈,有的还为此辞了教职。有个未受过良好教育的黑人女性曾和记者闲聊,听到有亚裔学生因太用功过劳死时居然笑着说:“这太傻了!”在美国职场有一个普遍现象,如果黑人职员是少数,就会和其他族裔一样,比较勤劳,也好管理。很显然,黑人真正要提升社会地位,离不开自强和自信。